访谈

主页 | 中国 | 环境健康 RFA独家:内蒙畜牧染疫传染人 上千牲畜亡 当局封锁消息 2015-11-03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防疫人员穿生化服抬着一只死羊

(维权人士独家提供/记者乔龙) RFA独家:内蒙畜牧染疫传染人 上千牲畜亡 当局封锁消息 死去的羊被掩埋在一个坑里

(维权人士独家提供/记者乔龙) 巴音杭盖一牧民用手机微信展示当地九张处理死牲畜的图片

(微信截图) 巴音杭盖一牧民用蒙文发出求助,呼吁电视台关注

(维权人士独家提供/记者乔龙) 蒙文求助信的中文版

(维权人士独家提供/记者乔龙)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巴音杭盖苏木(镇),与蒙古国接壤处一个村庄因羊感染传染性疾病,导致牧民受到感染

当地防疫站人员用药过量,造成上千牲畜死亡

一位村民说,多家牧民共2448头牲畜被注射药物后,中毒死亡

另一牧民称,她的儿子被传染后,全身骨关节疼痛,非常危险

当局封锁消息,恐吓牧民外泄消息者将坐牢

10月下旬,内蒙古与蒙古国交界的草场出现疫情,疑似当局处置不当,导致牲畜因被注射疫苗过度,大量死亡

乌拉特中旗巴音杭盖一位牧民在微信发消息和图片称,德日素嘎查(村)是边防一线,该旗畜牧旗长巴雅儿图却空口无凭说,(牲畜)出现“躺着”的病,就给打防疫针,兽医可随时增加药量,当加到五倍以后,牧民的羊开始慢性中毒,直至死亡,还有的马和牛,也出现状况

当地一位牧民吉日木图11月3日告诉本台,当地确有其事:“有,有,有,咱们这儿有(给牲畜)注射五倍药物的

巴音杭盖苏木出现这种事情

这个影响倒是有,是防疫针打过量

然后羊死了”

一位叫乌云格日根的牧民在朋友圈用蒙文发帖求助称,“请给我们联系内蒙古电视台‘实话实说’节目的记者,请他们调查并报道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巴音杭盖苏木多家牧民的2448头牲畜打预防针中毒死亡的实事”,并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

另一位牧民称,羊得病后,有兽医前来给羊注射药物,导致死亡:“兽医站来打针,药量用多了,羊就开始中毒死亡”

本台记者3日多次致电牧民乌云格日根和乌拉特中旗疾病控制中心及卫生局,但都无人接听

一位牧民告诉记者,当局正全面封锁消息,并警告牧民不得对外披露消息:“羊副肝病(音),打药打错了

现在政府把这件事情一律压住了

不让说,他说谁说出去,谁散布出去就拘留谁”

这位匿名的牧民称:“打防疫针,羊死了不少

现在不是死得那么多了

反正是一两只,一两只死去

但是这些牧民不敢出来说”

有牧民告诉记者,当地的羊在今年三月份就患上传染病,而且传给了人

她说:“羊有传染病是在今年开春,叫羊副肝病,传染给很多人

后来控制不了

漫长的,人也被传染

听说在巴音杭盖,副肝病就特别厉害

后来牧业旗长就下达指示,说是给羊打防疫针,自从打防疫针后,羊、牛、马都死了,这是真事”

记者致电乌拉特中旗政府办公室查询,接听电话的官员否认有羊患病致死:“没有,不可能,没有的事情” 记者:我看到网上的照片,有羊死了,说是注射疫苗死了

回答:不可能,冬天哪里有注射疫苗,都是骗人的

人家注射疫苗都是春天,过了年以后,不可能,没有这回事

记者:是不是打其他的药

回答:不可能

记者:有没有听说一种叫羊副肝病

回答:没

一位儿子感染此病的牧民对记者说,人感染该病后,久治不愈:“后来就严重了,(政府)一直也没有公开,后来这个病发展到控制不住了,旗政府就开始控制,以前就没有报道过

人得这种病太多了,才说要打疫苗

看这种病,按理说是免费的,防疫站说是免费的

现在开始收费了

去看病的时候,他们就要钱了

五月份,我儿子去剪羊绒,估计是把手刮破了,也是得了这个病现在还在看病

他的症状是浑身疼,有多种多样的疼,各个关节都疼,下不了地

我的孩子才30岁

这是羊传染给人,人得这种病,可厉害了”

记者3日浏览当地政府网站,均未见到上述消息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胡汉强/寇天力) 相关报道 买牛被骗 农牧民上访请愿 内蒙政府背景公司骗取牧民畜牧资金 牧民抗议草原遭破坏 政府雇黑大打出手 草场被占 内蒙杭锦旗牧民堵路抗议 内蒙古牧民代表北京上访遭截访控制 内蒙古牧民抗议草场遭强占及官员贪腐 内蒙扎兰屯市洼堤乡蒙汉村民联合举报土地被侵吞 内蒙古逾2000名民代幼老师信访局前抗议 内蒙20牧民聚集请愿 本台报道后7村民获释 内蒙古四个旗农牧民代表自治区请愿 评论 (1)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匿名游客 这配音真专业,硬是能把5个声调读成一个,比机器人的水平高多了

2015-11-03 1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