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主页 | 中国 福建莆田约千失地农民申请赴京游行(图) 福建莆田三千失地农民上个月状告国务院不作为,但北京法院拒绝受理,而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又不履行法律监督,当地农民派代表于本月下旬到北京申请游行示威

申请者黄维忠对记者表示,为了顺利到达北京,他已离开莆田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2009-02-12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 黄维忠春节前就状告国务院不作为,在家中接受韩国MBC电视台采访(志愿者提供) 志愿者提供 m0212-ql1e.mp3 本台1月13号曾报道,福建莆田城厢区延寿村的农民维权代表黄维忠,代表当地三千村民,去年12月下旬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起诉,状告国务院不作为,但法院没有在法律规定的七天内回复他的起诉

他又向北京人大常委会申请法律监督,但还是没有回复

维权农民于是决定本月25日到北京申请一千农民在当地游行示威,目的是争取“状告国务院”立案受理

黄维忠已拟好集会游行示威申请书

黄维忠的二哥黄维德星期四对本台表示:“我们准备25号派代表先去(北京)申请,第一批几个代表去,但是到25号能不能到北京,还是未知数,因为好像在门口还有人全天候监控,我们走得了走不了还是个问题”

黄维忠的二姐黄维钗也表示,她家遭到监控,弟弟已经出走:“保安团啊,一天几个人在门口看,看路看门,他(黄维忠)现在联系不上,他不在家,他电话也没带走”

黄维忠表示,从上周四起,公安开始监控他家和村民,他为了躲避当局监视而离家出走

2003年以来,莆田市政府多次以城市建设的名义征用延寿村、溪白村等10个村子的一千多亩农田,近万农民的生活受到影响

农民多次上访,换来的却是监禁

作为发起游行的申请人,黄维忠在游行申请理由中写道:福建莆田676户农民状告国务院不作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没有依法立案审查,北京市人大常委会没有履行法律监督

其行政的不作为、司法的违法和不保证辖区内法律的实施,致使福建农民诉讼当事人的利益受侵害最终不得救济

据了解,游行将以聚会、游街、静坐及喊口号的方式进行

申请者还向当局提出游行当天将展示的三条标语和三口号,内容包括:状告国务院有理、立案受理!农民必胜等

而城厢区经手征地案的副书记魏荣华则不赞成村民状告国务院和总理温家宝,魏荣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大发雷霆,连用两个“神经病”,斥责维权农民:“告什么,有什么好告,凭什么告,那不是神经病

” 记者:他不能告啊

魏书记:神经病,有事情我们这边可以处理嘛,你告到那里(北京)去

记者:他们认为你们一直没有处理,您是包案干部嘛

魏书记:我是包案,但是没有跟我们联系

魏荣华指村民没有和城厢区委联系,黄维德听后也大为愤怒:“你也可以说他是神经病,那个人说话不算数,因为我到北京去上访,被公安抓回来,我去起诉,法院不给我受理,他说给我调解,调解好了,法院也不给我立案

” 对于延寿村农民告状,区委副书记魏荣华表示:“你应该按程序,要依法办事,依法办事你要先跟我们联系吧,跟当地政府先联系,你不能一下子告哪里,告哪里,你要告可以先到我们基层政府这边,按程序来”

记者:他说程序都走过了,没有办法才去北京

巍书记:那是他自己说的,你要告也要有文字申诉材料,要送到我们当地政府,你没有走这个程序走,你直接去告,告谁啊

对于进京游行,黄维德表示:“我们认为,我们的法律已经走到尽头了,都没人理会我们,所以到北京去申请示威游行,去抗议”

本月25日正值全国两会召开前夕,也是北京的高度敏感时期,黄维忠和多位农民将在当天出现在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部

他表示,除非遭遇不测,他会如期到达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相关报道 “镇保”虽转“城保”失地农民依然吃不饱 -----上海46万“镇保”农民调查(上、下) 广西百色市2千农民哭诉被强征 利益输送? 中国宣布整治“大棚房” 广东顺德地方当局强征土地鱼塘 福建维权农户“破坏生产经营”遭刑拘 民主沙龙(2018-07-08) 北大副书记建议大学生“上山下乡”被嘲讽 老百姓的声音(2018-06-03) 农民工返乡创业与中国经济关系解析 香港议员促特首向亲共权贵地产商说「不」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